首頁 新聞 > 投資 > 正文

刷臉支付時代來臨 支付寶30億力推旗下產品

關于線下支付場景的爭奪,眼下已經成為巨頭爭戰的主題之一。從最初的現金交易,到pos機刷卡支付,再到現在的二維碼掃碼付款。人們的支付場景正在變得越來越便捷。而當傳統的pos機漸行漸遠,二維碼收單的熱潮逐漸退去,時代賦予了線下支付新的使命——人臉識別的商業場景落地。

15148321-0230d49a900cff86.jpeg

目前,不論是微信還是支付寶,主要采用的均是二維碼支付,成本低、識別快、準確性高是其最大的特點,但缺點也是相當明顯的,對手機的依賴性太高,必須掏手機“掃一掃”,雖說手機忘帶的可能性不大,但要是沒電沒信號這種情況也不是少見的。從最近支付寶的一系列動作來看,其早已經在人臉支付領域上發力了。

作為移動支付巨頭之一的支付寶,在刷臉支付這場戰役中,一直處于遙遙領先的地位。

【支付寶的五年長線布局】

5dac52cd874746a19afb9a02ab135912.jpeg

2014年開始,螞蟻金服就著手人臉識別技術的研發,目的就是要為刷臉支付做技術鋪墊,未來讓消費者不再依賴手機,僅憑一張臉就能完成支付和轉賬。

2015年,馬云在德國漢諾威首次展示刷臉支付,此舉也為支付寶成為刷臉支付龍頭埋下伏筆。

2017年11月,支付寶的首款刷臉商用產品落地肯德基線下餐廳,新穎的支付方式吸引了一批消費者上前體驗。

2018年12月,支付寶推出首款刷臉支付硬件終端設備——蜻蜓一代。至此,離螞蟻金服研發人臉識別技術已經過去5年。

五年的精心布局,步步推進,顯示了支付寶對刷臉支付的重視與決心。

過度消費有多快樂,被迫還債時就有多痛苦。畢竟,出來混遲早要還的。根據相關調查顯示,如今有很多人對花唄逐漸上癮!自身的經濟能力很有限,但是耐不住淘寶上產品的誘惑,不自然的就使用了花唄,在時間的積累下就養成了這樣一種習慣,而回過頭來再看發現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控制。一旦超過自己的還款能力,就很可能逾期。那很多人就會說我從來沒逾期過,花唄額度就是不漲,借唄都開通不了,這是為什么?有一點可能沒注意到,可能你已經是網花了,甚至是網黑。在支付寶 科技百訊家,獲取自身大數據及風險評估指數,看看芝麻分萬年不漲的原因是不是跟自身有網黑的情況。自身大數據混亂高風險用戶別說提額了,很可能因此關閉。

【從支付服務到商家服務】

img_pic_1555487222_0.jpeg

蜻蜓是首款不需要手機的刷臉支付產品,蜻蜓的接入成本降低80%,使得刷臉支付可以飛入更多中小商戶場景,應用范圍更為廣泛。

此后,支付寶又花了四個月時間打磨,推出蜻蜓二代。蜻蜓2代定價1999元,相比第一代直降近30%。另外,新蜻蜓也實現了刷臉注冊會員卡的功能,前期試點顯示,刷臉注冊會員的轉化率相比傳統模式提升6倍以上。

相比上一代,蜻蜓2代全面“瘦身”,顯示器從10英寸縮小至8英寸,厚度減少了3/4,整機重量減輕55%,經折疊和拆卸后如同書本般大小可裝進大衣口袋里。并且無需任何外接設備,插上電即可使用。

開放日現場,支付寶行業支付事業部總經理鐘繇宣布,刷臉支付并不單一是結賬收銀工具,還將帶動商家實現數字化經營,除用戶注冊成為會員外,還可以通過支付寶小程序完成識人、發放優惠券、核銷等操作。并宣布,未來三年將投入30億元支持商家實現數字化轉型。

如此力度推廣,讓人不由與此前支付寶在推廣二維碼支付時的境況。通過支付代理商大力拓展線下商戶使用,支付寶實現掃碼支付在線下商超、菜場等場景的深度滲透,在移動支付市場實現超過50%的市場份額。同時很多代理商賺的盆滿缽滿。

在線下刷臉支付生態中,支付寶團隊可謂貢獻了各種各樣的玩法,從產品本身的技術,到運營推廣的思路,每個環節都做了精心的考量和優化。

受到5G和IoT的時代感召,大量的商戶正在大步踏進或正在醞釀數字化的轉型,如何鏈接顧客、商家、供應鏈、物流倉儲成為新的議題。

而支付寶的蜻蜓二代找到了解決方案。顧客易于接受數字化經營的方式,蜻蜓的多媒體屏和智能精準識別手段,不僅將收銀效率縮短到了5至8秒內,而且會員拉新和會員發券的轉化率和領取率也提升了5-6倍。

【支付創新指向刷臉支付】

f1659a62564d49069e0bde157ce5e97b.png

支付方式的每一次創新,都是商業發展的需要和必然結果。作為支付方式巨大創新的刷臉支付,亦是產業變革的開端。

支付方式的創新方式花樣繁多,從上世紀50年代信用卡的誕生,到電子支付的興盛,再到后來的條碼支付和二維碼支付,其不外乎有兩個切入點:

1.現金流的變化。擔保交易和及時到賬,是資金流變化和交易發生的融合問題,幫助消費者降低支付過程中的交易門檻,讓商家能更專注地提供優質服務。

2.支付媒介的變化。當貨幣變成電子流的時候,需要以銀行卡代表個人賬戶的支付媒介完成支付。正如手機移動支付對之前的專業媒介進行迭代,支付創新的過程實際上是“持續脫媒”的過程。

持續脫媒的結果,意味著未來支付環節中的媒介屬性會逐漸變弱,那么如何證明“我是我”,如何證明賬戶中的個人財產所有,人臉顯然成為了最好的媒介。

持續脫媒的支付創新指向了刷臉支付,這正是支付寶五年來布局刷臉支付的主要原因。

目前,支付寶、微信針對自家刷臉支付機在線下的竭力推廣,基本可視為「掃碼支付」戰役的進階版,「刷臉支付」才標志著線下支付圈地運動真正打響。

掃碼神話背后的另一主要原因,是粘貼二維碼或亞克力立牌不超過10元的成本,由此帶來大量小商戶的加入,帶動用戶活躍度。而當前1999元的刷臉支付設備,價格已經超過多數POS機的價格,對于商戶吸引力幾何?

二維碼商家可以同時擺兩個,任由顧客隨意選擇,畢竟成本很低也不占地方,但刷臉支付的設備同時整兩個就不太現實了,占空間不說成本也比較高,這個市場誰先打入后來者再向占據就不容易了。

對此,支付寶方面在前期的5個月補貼計劃中,設備預售價降至1199元,同時按照0.7元/個累計有效刷臉用戶數(去重)向商戶補貼,單月封頂獎勵400元,單設備封頂獎勵1200元。如果達標,相當于商戶的刷臉設備免費。這需要商戶每個月新增有效刷臉用戶超過572人。

新技術的應用,為傳統店鋪的經營創造了更多可能。人臉識別的出現,也讓過去店鋪的消費體驗和眼下大規模、集約化、連鎖化經營的商業形態完美融合。

在短時間內,人臉識別成為了一種更加迅捷、安全、甚至更酷的識別方式,被大眾熟知和認可。巨頭的動作已經向我們展示,刷臉支付是時代發展必不可擋的潮流。



關于本站 管理團隊 版權申明 網站地圖 聯系合作 招聘信息
 

Copyright © 2005-2018 創投網 - www.awdufe.icu All rights reserved

滬ICP備18004000號-7

 

玩北京pk10怎么刷水钱